要只争朝夕,吸睛背后有多少别有用心

图片 2

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603168,股吧)滴眼睛。部分医生近日对莎普爱思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的疗效提出质疑。国家食药监部门已要求企业所在地食药监部门督促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

图片 1

在舆论汹汹的莎普爱思滴眼液争议中,广大患者的利益首当其冲。滴眼液使用者中多数是相信了广告,才选择使用这一药物的,有的已使用多年。如今广告宠儿饱受质疑,使用过这个滴眼液有没有风险,还能否继续使用,没有使用过的早期老年性白内障患者究竟能不能用?广大患者需要尽快得到权威答案。

转载标题标题:一个药监人对“莎普爱思”事件的思考

仍有很多人为了治病四处求医问药。莎普爱思争议再次敲响警钟。一直以来,电视、广播等平台上治疗腰酸腿疼、肾病、心脏病等病症的神药广告令人眼花缭乱。有的称是祖传秘方,有的变相宣传疗效,大打治不好但也吃不死的擦边球,甚至一些神药在被举报后不了了之或改头换面再登场。究其根源在于,药品广告背后有关各方推波助澜,虚假宣传违法成本低和及时有效的监管缺位。

原文标题:谁是“莎普爱思”事件的受益者

舆论可以等,但病人等不起。相关监管机构应更好担负起公众健康守门人的责任。以分秒必争的态度对类似神药进行排查,该澄清的澄清、该治理的治理、该取缔的取缔。严惩神药背后各类推手。媒体要更多担起社会责任,传播科学健康观念,增强群众辨别能力。只有药品、广告监管到位,提高虚假宣传的违法成本,彻底斩断虚假健康信息传播的利益链,才能根除神药生存的土壤,守住公众健康的底线。

12月2日,“丁香医生”公众号发布文章《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矛头直指莎普爱思滴眼液,主要“罪状”有三:(一)文章引用多位眼科医生的说法和权威文献资料,力证目前全世界没有任何一种药物被证明能够有效治疗或延缓白内障的进展,唯一确切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手术。莎普爱思滴眼液所宣称的预防和治疗白内障都是“忽悠”,为广大眼科医生所深恶痛绝!(二)“莎普爱思”采用洗脑式广告营销,存在严重的夸大和误导行为,让老年人信赖滴眼药水就能治好白内障,有使其延误治疗、严重并发症、甚至失明的风险。(三)“莎普爱思”神药在2016年一年就卖出2800万支,年销售额7.5亿人民币。公司广告费用高达2.6亿人民币,而同年研发费用仅0.29亿。文章发布后,新浪、凤凰等各大网络媒体都转载或跟进报道。而在“丁香医生”公众号平台,短短几天点击量就已超过数百万(至12月6日夜间已超过600万)。文章的动机假设有三种:一是眼科医生站在科学的立场发出的“警世”之言,拯救广大被“蒙蔽”的白内障患者于病痛之水火;二是站在社会正义和良知的立场,对广大患者长期花费的“冤枉钱”抱以同情,对“忽悠”式营销给予抨击。因为,“莎普爱思”公司以很低的生产成本,通过铺天盖地的广告(文章称“洗脑”)谋取暴利,赚得盘满钵满;三是站在市场竞争的立场,竞争对手的惊天“爆料”,都可能为己方带来转机,获得利益,只是这个利益关系无从知晓。结合“莎普爱思”发布的澄清公告及其他资料分析,莎普爱思滴眼液分别在1995年、1998年完成Ⅱ期和Ⅲ期临床试验。1998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组建之后,同年发放了药品批准文号。经查询国家总局数据库,目前经注册批准的苄达赖氨酸滴眼液(莎普爱思滴眼液通用名称),除莎普爱思药业持有的3个滴眼液批准文号之外,还有湖北、安徽、宁夏等省市8个相同品种的文号。不过,其他厂家这次不在“中枪”之列。另外,具有相同适应症的品种如吡诺克辛滴眼液,国家总局数据库收载了11个国产批准文号,另有日本进口的4个批准文号,这次也不在“中枪”之列。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