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多家银行不良率明账超6,月度奖从两万降到几千

银行业曾有句“口号”:到浙江开银行,开一家赚一家。洪流之下,短短几年中,从城商行到农商行再到农合社,浙江境内的银行已超100家。

银行一直被视为是高帅富的“金饭碗”,但随着中国银行业告别黄金发展期,利润增速放缓、不良贷款增加等问题逐渐暴露,银行的“金饭碗”也不怎么好端了。

但杜俊国运气却不太好。他2012年下半年从某国有大行杭州分行中层领导职位跳槽到某城商行任支行行长,不但一手组建了该行在当地的一家重量级支行,还刷新了该行存贷款规模的最高纪录。但是因2014年上半年不良率超出上限,最近他被停职审计,面临几十万元罚款和处分。

新京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浙江、上海等不良贷款严重的地区,银行员工绩效奖金普遍下降,个别业务员月度奖金从最高的2万元下降到几千块钱。现在日常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清收不良,在某股份制银行浙江分行里“人人头上有案子,个个身上背清收指标”。

“早几年肯定稳赚不赔。”杜俊国说,现在各家银行不良率明账基本超过6%,下马的分支行行长一拨接一拨。

行业转型期下,银行人才也出现了多元的选择。比如,互联网金融和民营银行成为不少传统金融机构人才的主要去处,新一轮银行人员大流动已经来了。

在这场金融风波中,大银行未能幸免,小银行更是一地鸡毛。

采写/新京报记者 苏曼丽

“倒霉的一年”

月度奖金从两万降到几千块钱

杜俊国之所以从国有大行跳槽,是看着别人太赚钱,盼着自己的收入至少能翻番。

股份制银行在部分地区的分行员工收入下降趋势明显,北京地区受影响较小。

他到任城商行的第一重任,就是两月内组建一家支行,在银监会规定时限内招兵买马、披挂上阵。为此他求遍熟人,好不容易拉出一个“草台班子”,其中不少人从未从事过信贷业务,“没关系,临时培训下再说”。

国有银行浙江分行的王林表示,去年开始,银行员工薪酬已有明显下降。这两年,银行不良贷款多,利润减少,员工收入自然也就少了,他今年的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大概降了10%。

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团队在第一年做到5个多亿的存款,“刚开张时存款贷款双双受赞,不良率也低”。

这还算好的,下降最明显的是股份制商业银行。据了解,民生银行、兴业银行、平安银行等几家股份制银行在部分地区的分行员工收入下降趋势明显。

杜俊国认为一切将顺风顺水,做大做强只是时间问题,但不到半年就风云突变。

一家股份制银行中部地区分行人士李美表示,她现在的收入比以前少了20%,而该行一个业务员,去年某月度奖金曾经达到2万元,今年直接就降到几千块钱。最近李美听到同行说,浙江地区一分行部门经理,奖金下降了将近一半。

“跟进的贷款几乎全部坏账,国有大行可能还有抵御能力,对我们却足以致命。”他说,眼见着担保链串联日益严重,各家银行都乱了阵脚。

“不过,民生银行、兴业银行的薪酬水平在行业内属于高水平,即使收入有所下降,还是会比大部分银行收入要高。”王林称。

$pager$

北京地区受影响较小。一位北京地区国有银行人士表示,可能股份制银行会受影响大一点,我们国有银行和以前差不多,整体目前都比较稳定,不知道限薪令下来后会不会受影响。

不到一年,他所在支行的不良率飙至3%,隐性不良率高达15%以上。其他银行的不良资产也陆续翻番,个别国有银行的隐性不良率也超过10%。

一总部在北京的股份制银行人士也表示,目前收入和福利并没有减少,考核标准也没有变化,但受八项规定影响,购物卡、消费卡等隐形福利今年都没有了。$pager$

随即,总行开始逐级问责,从每笔不良贷款的所有签字责任人工资中扣除风险金。通常,1000万元不良贷款需扣除约50万元风险金,分别由客户经理、部门经理和行领导承担。行长的扣除比例为18%,即50万元中的9万元,客户经理相对最高。

部分金融机构人人背清收指标

前述风控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客户经理底薪也只有两三千元,100万元优质贷款能获得2000元奖励,“原本一年5万?10万元的常态收入,风险金扣除之后往往就成了负数”。

“薪酬下降不是因为限薪,而是这个行业不好了。”李美分析,银行的不良贷款攀升、利润下降,是导致降薪的主要原因。

而针对杜俊国的审计才进行了一半,已经从其收入中扣除了30多万元风险金。

中国银行业告别了快速发展的黄金十年。2014年上半年,16家上市银行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6849.24亿元,同比增长10.62%,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2.9%。

据悉,目前浙江境内各家城商行均接到银监局扣除2013年风险金的通知,通常都不低于数千万元。这意味着小银行半数以上员工将“白忙活”。

同时,不良贷款大幅反弹。截至6月末,16家上市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达5580亿元,新增不良贷款772亿元。除宁波银行不良率持平以外,其余银行的不良贷款和不良率均出现双双上升的态势。其中,浙江、佛山两地最为明显。

“这些制度与当下形势极不匹配。”杜俊国说,从客户经理到行长目前都已消极怠工。他手下的好几个客户经理,两年工资已经扣完,但若想离职,必须交齐剩余的数十万元风险金,或在档案里记下永久一笔。

截至2014年7月末,佛山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不良贷款余额约192.14亿元,比年初增加了131.6亿元,增幅高达217%。仅7个月时间,当地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就从年初的0.85%升至2.6%。截至7月末,至少已有8家银行在佛山地区的不良率超过5%,而某国有大行顺德分行的不良贷款率已高达17%。

“金融机构非常看重从业记录。”前述风控人士说,浙江的小银行有80%以上的客户经理都试图离职,但对于刚工作一两年的年轻人来说,如此处分确实过重。

截至7月末,浙江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率为2.10%,环比上升0.14个百分点,较年初上升0.26个百分点。

小银行处处“受伤”

据李美介绍,银行的薪酬一般由基本工资和绩效奖金构成,根据具体的工种两者比例会有不同,比如后台支持部门基本工资占比较大,而一线营销、市场人员一般是5:5的比例,也就是收入的一半是靠业绩说话。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到,杭州的各家银行从2009年至今,除光大银行[微博](2.48,
0.01, 0.40%)外几乎全部更换过分行行长,支行行长更不待说。

一般KPI主要包括日均存款、利润、贷款收益率、不良率几个核心指标。而这几个核心指标的权重会根据情况有所调整。比如不良贷款处置压力大,考核权重就大些;如果利润压力大,利润指标的考核权重就大些。